用户登录
民众心理学

当前位置:主页> 哲学研究 >哲学总论>心智哲学>专题研究>民众心理学    

                                                     民众心理学研究与当代哲学的新问题

                                                         作者:  高新民?刘占峰??

                                         

? “民众心理学”是当代心灵哲学和认知科学争论的热点和焦点。正如威尔逊(R.A.Wil son)所 说:最近20年来,心灵哲学和认知科学所思考的三个传统问题(心-物关系、心灵结构、第一 人称观点)“均会聚于一个问题之中,即分别被称之为常识心理学、命题态度或民众心理学 的本质、地位和前途问题。”??[1]?那么,什么是“民众心理学”?其含义、内容、 特征是什么?其地位和前途如何?研究民众心理学有何意义和价值?本文试就这些问题作一初 步探讨。?

一、民众心理学的形式、内容和实质?

“民众心理学”(Folk Psychology,以下简称FP)原本是心灵哲学中的一个很专门的术语。由 于它的出现引发了广泛的哲学问题,因此现已成了英美哲学中使用频率最高的概念之一。在 我国,这一术语也不陌生,常被译为“民族心理学”,“民间心理学”,“种族心理学”, “常识心理学”等。所有这些译法如果不加以特别的说明,都不足以传达其本来的意义,其 他的尝试也都可能有这个问题。必须说明的是,它指的是一种早已存在于人类身上的独特的 现象,也许与人类有同样漫长的历史,但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才为心灵哲学家们所发现。例 如每个正常的人都能对他人的行为作出解释和预言。这就是所谓的FP实践。为什么能这样呢 ?回答只能是,解释者有其在前的心理理论或关于信念等命题态度与行为的关系的知识资源 。这个资源就是FP。质言之,FP指的就是常人普遍具有的解释预言他人行为的心理学知识或 能力。我们之所以译为民众心理学,是因为该词是比照民间音乐、大众医药学等而提出的一 个新概念。还要注意的是,FP不是心理学的理论分支,也不是写于书本、为专家们所坚持、 讲授的学说,而是自发流传于大众之中的常识,因此也可称之为常识心理学。当然它又不是 科学心理学知识的常识化,因此为了避免误解,我们尽量不用常识心理学一词。就人们对行 为的解释和预言是依据命题态度而作出的而言,FP也常被称为命题态度心理学。?

像其他理论知识一样,它也有它的理论实在,如信念,愿望,意图等命题态度,它也由形式 和内容两方面所构成。FP的形式问题是指人们在归属心理概念、解释预言他人行为时所诉诸 的心理资源是什么?目前,研究者主要有三种答案:第一种是“理论-理论”(Theory-Theory ),它认为:FP是一种根据刺激、假设的心理状态与行为的因果关系来解释行为的理论或知 识体系,它由一系列存在命题、普遍原则和理论术语所组成。第二种是“模仿论”(Simul at ion),认为人们在解释和预言行为的过程中借助的不是一种理论,而是在运用自己心理资源 的基础上对他人行动的模仿,即通过想象“进入”被解释者的情境,设身处地模仿他们的内 在过程,从而对他们的行为作出身临其境的解释和预言。第三种是“混合论”。这是一种把 “理论-理论”与模仿论结合起来的观点,认为在人们解释和预言行为过程中起作用的FP是 理论知识与模仿能力的混合。?

关于FP的内容,目前占主导地位的是丘奇兰德(P.M.Churchland)的所谓的标准的观点。他认 为:FP是人们关于心理现象的常识概念框架,其核心是命题态度,即关于心理命题的态度。 命题态度中最重要、最常见的是信念、愿望和意图。此外,FP还包括这样的内容,如认为信 念等存在于心灵之中;信念等的存在由内省所确认;它们是行动的原因等。但也有研究者对 此提出了挑战。埃卡德(B.Eckardt)认为,“标准观点”过于狭隘,远远没有包括FP实践中 隐含的全部作用模式。在他看来,FP指的是前科学的、常识的概念图式,包含着非常广泛的 心理概念、知识和原则。理解、解释、预言他人的行为实即社会认知。要完成社会认知,必 然要动用比命题态度广泛得多的知识和原则,如对人的认知性、因果性和目的性等本质属性 的理解。因此FP作为整体是人类关于什么是人的一种常识性、社会性概括,是与人的常识概 念图式紧密相连的常识概念图式。??[2]??

围绕FP的发生与发展问题产生了先天论与经验论、模块论与理论—生成论的论战。模块论认 为,心灵理论不是经过理论化的过程获得的,而是先天的。关于信念、输入等的表征不是在 发展过程中借助事实材料建构的,而是生来就有的。心灵理论模块决定着个体发展的轨迹以 及所获得知识、能力的可能范围。埃卡德等人则认为,FP实即朴素的心理学,心理的自我归 属就是自我知觉,对他心的归属、对他人行为的预言和解释就是社会认知,这些都是“适应 社会文化规范”(Enculturate)的产物。理论-生成论(Theory-Forming)是在与模块论的论 战中建立起来的一种综合性理论。它承认存在着关于心灵的特殊的先天理论或关于人的先天 的概念,但认为这种先天理论可以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进行重建。因此心灵理论既有天赋性 ,又有开放性。?

我们认为,FP可从不同的角度予以描述。从存在和显现方式看,它是内在于人脑内部、外显 于人们解释预言实践中的常识心理学知识;从关系维度看,它与民众物理学等处于同一层次 ,渗透于常人关于人、自然、社会的概念图式之中;从历时性结构看,它自发发生,在种系 和个体身上都少有变化或进化;从共时性结构看,它包含有许多存在命题(如人是理性存 在 ;人有心灵,其内有心理活动、状态和事件等)、普遍原则(如心理状态与刺激、反应之间有 因果关系;我们每个人都可知道他人等)和大量的理论术语。?

二、FP的本体论地位与命运?

对FP地位和命运的探讨,是心灵哲学向心灵深处探幽发微以揭示其内在结构、运作过程和机 制的重大课题,也是涉及面最广、分歧最大的一个领域。目前关于FP的地位和命运主要有悲 观主义、乐观主义和工具主义三种主张。?

悲观主义的主要表现是取消主义(Eliminativism)或者说取消式的唯物主义(Eliminative Ma terialism),其倡导者主要有罗蒂、费耶阿本德、丘奇兰德和斯蒂克(S.Stich)等人。取消主 义认为,认知科学可从根本上为我们提供关于人脑或心灵运作的正确说明,无需求助于常识 心理状态和概念。FP所设想的信念等心理状态根本就不存在,其概念所表示的是一种完全错 误的地形学、原因论和动力论。丘奇兰德断言:“我们关于心理现象的常识概念是一种完全 虚假的理论,它有根本的缺陷,因此它的基本原理和本体论最终的结果是被完善的神经科学 所取代,而不是被平稳地还原。”??[3]?具体来说,取消主义主张,FP所断定的信念 之类的命题态度是不存在的。人脑中真实存在的只有神经元及其活动、过程和连接模式。从 语言的角度来说,信念等日常心理术语只是一些空概念,必将随着科学的发展以及科学知识 、术语的常识化而被科学语言取而代之。虽然常人事实上是用FP解释和预言人的行为,但由 于这种解释、预言模式及其原则以类比、隐喻为基础,而不是基于对内在过程以及与行为的 关系的科学认识,因此是错误的,随着科学对其微观结构和机制的洞彻把握,它们必然会像 “以太”、“燃素”等“前科学术语”一样被抛弃。?

大多数心灵哲学理论对FP的地位、命运抱乐观主义态度。它们在意向实在论的基础上肯定了 具有语义性质和因果效力的命题态度的实在性,肯定了命题态度的意向性质和因果效力。在 乐观主义者看来,命题态度是关于世界上的事物、事件和事态的。信念可以为真或为假,都 有其满足条件。如一个信念的满足条件就是它的真值条件。而这些条件是由世界上的事态构 成的。此外,心理状态、属性具有主观性,不能还原为物理的东西。心理属性即使实现于物 理属性之中,也必定是主观的。就命题态度的因果效力来说,戴维森(D.Davidson)认 为,信 念等心理状态是解释人的行为的基本理由,根据信念等对行为的解释就是“合理化解释”, 而这种合理化解释就是“因果解释”。??[4]?乐观主义还认为,科学心理学必须包含 能够涵盖由意向术语描述的意向心理状态的法则,没有FP,认知科学、心灵哲学就会失去基 础和内容。

不仅如此,乐观主义者还对取消主义提出了尖锐的批评。首先,它认为,取消主 义的主张在逻辑上是自相矛盾的。取消主义所要取消的是民众心理学所预设的诸如信念、欲 望等心理现象,但它的理论本身却又以信念等心理现象的存在为前提。其次,取消主 义的主 张与我们关于意识经验的内省事实不相符合。我们的内省经验直接向我们显示了各种心理现 象的存在,因此我们对意识经验存在的确信胜过对世界上任何其他事物的确信,我们对意识 的了解比对世界上任何事物的了解都更加直接,所以取消主义否定各种心理现象实在性的主 张是错误的。?

关于FP的工具主义是介于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之间的一条中间路线,其倡导者主要是丹尼特 。工具主义原本是实用主义的核心内容。它认为:思想、概念、术语、理论是人为了某种目 的而设计的工具。因此其真理性不在于它们与实际的一致,而在于能有效地充当人们行动的 工具。基于工具主义原则和方法,丹尼特认为上述两种主张都有合理性,又都有其片面性。 在他看来,实在论者关于信念是真实存在的、客观的内部状态的看法是错误的,因为人体内 不存在心灵、心理现象之类的实在或属性,存在的只是物理过程、状态与属性。但他又不同 意取消主义抛弃FP的主张,认为尽管FP及其概念、术语没有指称,没有描述任何实在、过程 、状态和属性,但它们仍有存在的理由和价值。FP是一种有用的解释和预测行为的方法和策 略。例如某人有某种反常行为,我们可以解释说这是由如此这般的信念和意图引起的。而且 ,FP作为解释、预言行为的策略不仅有效,还有其殊胜和独到之处。特别是对于复杂对象( 如人、动物等),物理的、设计的策略要么无能为力,要么会遗漏掉被解释对象的重要内容 ,这时就必然要用到意向战略。丹尼特强调说,描述人的信念和愿望,并不涉及到任何真实 的过程和状态,但它碰巧可帮助我们解释和预测人的真实行为的发生,这正像拨动算盘上的 一颗小珠,小珠并不是实在的数量,拨动小珠并不等于拨动了真实的存在,但对小珠的拨动 却有助于我们认识真实的数量关系,因此不应抛弃FP,也不可能抛弃。?

三、民众心理学研究的意义?

当代心灵哲学围绕FP的探讨和争论既涉及到常识层面的问题,如怎样描述常人的行为解释和 预言过程,怎样对这一过程作出阐释,同时又提出了纯学理性、高层次的哲学乃至交叉问题 ,如人的内在认知结构、心理活动的过程、机制和动力学问题,心理状态的因果性、意向性 、语义性及其根源问题,信念等命题态度的模块性、可投射性等。而且它还明确提出了心理 世界的结构图景、心理的本质、地位和命运以及心理、物理关系问题。因此,关注和参与有 关的讨论具有不可低估的理论和实践意义。?

我们知道,心灵研究由于对象的特殊性,长期以来,我们总是以类比、隐喻为基础把握和描 述它,如把心灵比作“蜡块”、“白板”、“电报机”、“计算机”等。应当承认,这些模 式在特定条件下,均以其某一或某些方面的特征解除了人们理解和说明心灵时的困惑,在一 定程度上弥补了“言不尽意”的缺憾。但也应看到,这毕竟不是把握心灵的直接方式,特别 是FP隐喻、比拟的本性一经产生便逐渐僭越自己的权限,形成了一种再生力和创造力,无意 识地在人们心中构筑出了一幅幅关于心理世界的结构图景。例如在理解动词“思考”时,人 们自然会联想到人体对外物的加工改造,从而由外物运动的状况、特性和主体类推出相应的 东西。如根据外物的运动有空间特性,便想到心理有深浅、表里。这种认识积淀在人类文化 心理结构中,便构成了人们认识心理的“前结构”,以致于我们看到某一心理语词,便在心 中自然浮现出相应的有时空特性的图像。显然,这是不科学的,它只是一种隐喻式的、拟物 拟人的、前科学的心理观。加上宗教、哲学、文学以及常识思维模式对心理语言、思想与实 在三者不注意区分,日常生活中语言使用的随意性、不规范性,更使心理语言又罩上了厚厚 的文化尘埃。要使对心理世界的认识有实质性的飞跃,必须抹去常识心理概念图式上的文化 尘埃,揭示心理语言的真正意义和实在所指,追溯常识心理观背后的内在条件、结构和机制 ,透析FP活动及其所调用的资源、所从属的结构和机制。围绕FP的争论恰恰就是在总结概括 神经科学的成果、深入进行认知科学探讨、尝试建立新的认知模型的基础上进行的,其所用 的资料、思维模式、概念图式都打上了新时代的烙印。有关研究的出发点是FP,落脚点却是 传统的心理概念图式和心理本质观、心身观的本质、前途和命运问题。因此对FP的反思,实 质上是对传统心理观之根本和核心的反思。这对于重新认识心理世界的结构、功能,探索和 揭示真实、客观的原因论、心理地形学、地貌学、生态学无疑具有重要意义。?

其次,对FP的研究有助于认识人、重建人的概念图式。我们常说“人是有意识的存在者”、 “人的全部尊严在于思想”,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在于人有理性,但这种关于人的概念图式 是建立在FP基础之上的。如前所述,FP代表的是人们的常识心理观,如认为信念等心理状态 、事件是一种没有形体性的实在;信念等存在于“心灵”这样的空间里面;心理事件之间可 以互为因果,相互作用。心理事件从属于因果律,由外部刺激所引起,进而又可引起人的行 为。信念等概念具有指向性,是“关于”某事某物的;而且还具有可投射性。此外,诸心理 概念具有整体性、相互联系性,可以从一个推知另一个等。不难看出,FP所展现的这幅心 理图景既涉及到心理世界,又涉及到心与身、心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因此是关于什么是人的 一种常识性概括,一幅关于人的概念图式。如果FP真的像取消主义所说的那样,在未来的科 学伊甸园中没有地位,其结局是被抛弃,那么传统的关于人的概念图式也必将发生天翻地覆 的变化。霍根(T.Horgan)等人指出,如果像取消主义那样完全抛弃FP,那么就意味着对人的 概念图式尤其是关于人的心理及其与身体的关系的概念图式的彻底修改或否弃。??[5] ?对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来说, 如果我们认为取消主义是正确的,那么我 们至少必须修改、重构传统的关于心理和关于人的概念图式;如果我们不赞成取消主义的观 点,那么就必须研究取消主义及其所提出的问题和观点,回应有关挑战。?

第三,对FP的研究孕育着未来哲学变革的契机和动力。从哲学的发展历程看,传统哲学是在 FP基础上构建自己的理论体系和概念框架的,如哲学中的同一论、二元论、唯心主义的一元 论、功能主义都默认了常识的心理概念图式。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其形成和发展过程中也吸取 了FP的因素,如认为哲学的基本问题是物质与意识、存在与精神的关系问题;人是有 意识的类存在物;意识是人脑的机能;认识是人脑对外界事物的反映,认识要经历从感性认 识到理性认识的过程等。很显然,围绕FP的争论直接关系到这些与心理概念有关的哲学问题 的命运。例如,如果真如取消主义和工具主义所说,心理或精神状态是虚妄不实的,那么哲 学基本问题就是一个假问题,对它的一切研究只是做无用功。说人有自由意志、有意识也是 缺乏根据的。认识也只是大脑神经状态与外界物理状态的对应关系,根本不存在感性认识和 理性认识。如果我们不同意取消主义和工具主义的观点,那么如何确定、证明心理或精神 状态的实在性?心理或精神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实在?是大脑的生理机能?还是不能等同于生 理—物理的东西?如果是前者,即使是最高级的生理机能,也实际上投入了还 原论的怀抱; 如果是后者,那么便又趋向于二元论。因为二元论有实体二元论与属性二元论之别。即使这 不是实体二元论,但也难逃属性二元论的厄运。无疑这些问题对包括马克思主义哲学在内的 一切传统哲学都提出了严峻挑战,回应这些挑战、化解这些难题是发展马克思主义哲学不可 回避的工作,而要予以回答,就必须对之作认真深入的研究。?


注释?

[1]?The MIT encyclopedia of the cognitive sciences,?The MIT press,1999,prefa ce.?

[2]B.Eckardt,“The Empirical Naivete of the Current Philosophical Con ception of FP”,In M.Carrier etel(ed),?Mindscapes:Philosophy,Science and the Mi nd.?The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ress,1997,p.23-90.?

[3]P.M.Churchland.“Eliminative Materialism and the Propositional Attitud es”,?The Journal of Philosophy,?781981,pp.69-90.?

[4]D.Davidson,?Essays on Actions and Events?,Clarendon press,1980,pp.3-19.?

[5]T.Horgan and J.Woodwards,“FP is here to stay”,?Philosophical Review,?XC IV,No.21985.4.?